【醫護員都哭了!】強喂毒品、鐵錘虐打、尖鉗拔指甲、鐵板燙腳 2歲男童遭4名禽獸凌虐致死 小小屍體滿滿的傷口! - npnt

最令人震惊的虐童案,一个才100公分高的小男童,被发现时已经断气,医护人员掀开男童身上的外套,画面简直惨不忍睹。男童体型偏瘦小,遍体麟伤,从头到脚都有瘀青,手指碎裂、鼻骨断裂,脚趾甲被拔了,甚至连脚底板都有被刺伤、烫伤的痕迹,男童的死状极惨,医护人员用体无完肤来形容,红了眼眶。

到底是谁这么狠心?对小男童痛下毒手。警方调阅监视器,发现是一名男子把男童丢在急诊室病床上,随即逃逸。警方展开追缉,发布新闻报导。隔天,警方就接到一名女子潘美芳的电话,她说自己是毒品通缉犯,但顾不得会被抓,因为被虐死的男童,就是她的亲生骨肉,两岁半的王昊。

警方解剖调查死因,男童小小的身子伤痕累累,他临死前,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残忍待遇,实在令人不敢想像。警方抽丝剥茧,追出了虐死男童的主嫌,绰号小六的毒贩刘金龙,他也是男童生母的男友。刘金龙以怕男童吵闹,引来警方而影响贩毒,于是要三名毒虫周建辉、郑盛峰、许冠雄三人,充当保母轮流照顾。男童跟三名嫌犯,住在新店一处极为简陋的工寮,没想到这里竟会是男童生命的终结站。

刘金龙动不动一脚踹过去,动不懂就抓小孩去撞墙,然后大家,同是吸毒的人,他们毒瘾犯了的时候,看到刘金龙这样对小孩,他们似乎觉得,他们也可以这样。他们口中的刘金龙,是绰号「小六」的毒贩,也是孩子母亲的男友,孩子叫什么名字?不知道,轮流照顾的3个礼拜,他们只管他叫昊昊,死前像是一群毒虫的玩具,任意打骂、随意喂毒,而昊昊的亲生母亲浑然不知,直到新闻播出,才恍然大悟,男友当初说怕儿子吵,引来警察影响贩毒,把儿子带去给保母照顾,保母竟是自己的3个小弟,孩子等于被推入人间炼狱。

男童母亲跟刘金龙争执,我老公出狱的时候,我要把小孩子带回去,怎么样怎么样,就要离开她之类的话,可能引起他不满,所以说他要把这个小孩带走,男童母亲就跟刘金龙一直吵,她要去看昊昊一面,当时刘金龙是有威胁她,如果妳的话,我就开枪把妳杀死,我再自己自杀,可是潘姓女子跟她讲说,妳要杀我要等我看完昊昊最后一面,你杀我,我才死无遗憾。

顾不得通缉的身分,做母亲的打电话给警方,说儿子死了,她也不想逃了,只希望见儿子一面,警方等在医院,没如愿看到孩子,直接被带往警局,孩子满月后才和丈夫结婚,但没多久丈夫因为携带毒品闯关入监服刑,自己又因为毒品案被通缉,带着小孩四处躲,才和毒贩刘金龙交往,刘金龙载她到医院外的路口,人就走了,就差他没落网,警方找了好几天,但冥冥中早有定数。

另外3个嫌犯移送的当天,11月3日的早上还是中午,他在我们碧潭桥头发生一个车祸,他也不论谁错,他就直接掏钱给那个民众,跟他讲说,这就是我赔偿给你的现金,看如果不够的话,你再跟我联络,于是他留下他的真实姓名跟连络电话​​,派出所员警眼尖,一看就说这不是刘金龙吗,于是他就调他的车号,发现是一家租车公司,我们就去租车公司,于是我们就在我们辖区找在台车,最后我们问到郑嫌,他待的工寮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于是他继续去住那个铁皮屋里面。」

跪在地上求饶,连裤子都掉了,小六刘金龙的落网,还原事件经过,那几天,昊昊的日子真的很苦。把孩子抓着往墙壁丢,小孩子撞到墙壁就掉下来,他为了让那些伤口不要再流血,不要再让苍蝇靠近这些伤口,于是他把铁钉烧得红通通的,然后用铁钉不是尖的那一面,是打的那一面的头,去把那个伤口融到那个伤口不见,他甚至毫无悔意的说,我是在帮孩子治疗。

工寮的每一间房都曾传出昊昊的哭声,稚嫩的哀号声一定会让警察找上门,他们开始喂毒,居然对一个2岁多的小孩喂毒。游斯凯:「由周建辉吸一大口,把昊昊的脸抓住,直接灌到孩子嘴巴里去,看昊昊吸食毒品之后,药瘾发作的时候,他在地上明明就捡一个东西捡东西,捡了10分钟捡不起来,他们4个看到还觉得满好笑的。」,吸毒后的昊昊伤害自己。踢到砖块铁板之类的,造成指甲往上掀一点点起来,昊昊自己一个人坐在那边,把自己的指甲一点一滴往上扳,他是把整个大拇指的指甲自己把他拔掉,昊昊在做这些行为的时候,他们这些犯嫌是在旁边看着他,笑昊昊说,天啊他竟然不会痛。」

任谁听了都心疼的遭遇,昊昊度日如年,但才2岁多,能怎么样呢?离开吗?他还小,不会更不知道往哪逃,默默承受着巨大的恐惧和痛楚,直到那天,一群人开车到三峡,在高速公路收费站前,昊昊终究是受不了毒品摧残,2岁5个多月的短短人生,被迫结束。那时候昊昊身上可能有很多伤吧,非常的痛苦,于是他们就停在旁边,周建辉把昊昊抓住,由郑盛峰实施打毒品,施打之后,昊昊就真的比较安静,1个针筒里面就是水和毒品比例9比1,打到昊昊身上,这时候潘女就大哭,潘女自己也有在施打海洛因的人,她觉得一个正常人第一次施用海洛因,如果打血管的话,这种量,一般成年人已经受不了,何况是一个小孩子。

男童姑姑:「我妈妈一直打电话,叫她把昊昊带回来,她就一直说她很忙,有时候不接电话,我妈说昊昊死了,我说昊昊是谁,你知道我当时真的是,我傻了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妈在讲什么,我觉得是不可能的事,我当然知道昊昊是谁,我们最爱他了。」

怎么会这样?是昊昊家人第一时间的反应,正当他们同情新闻中那个可怜的孩子,没想到会是那个白白胖胖、爱笑的昊昊吗?不敢相信也不愿接受,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是,昊昊已经不会哭、不会笑。男童姑姑:「她说孩子放在保母那里,不让妳看的时候,妳不起疑吗?那妳没有办法去找的话,妳真的很担心,妳不能打个电话让我们去报警吗? 」

好心疼,却也是无能为力,每一次开庭,听着那4个人努力为自己辩解,都说自己不是凶手,都说自己吸毒恍惚,忘了做过什么事,心就像是被划了一刀又一刀。一审法官认为,刘金龙4人视人命如草芥,对家属造成的伤痛无法弥补,认为刘金龙有永久隔离社会之必要,判处死刑;周建辉虽不曾悔悟,但曾自白坦承,量处无期徒刑;郑盛峰、许冠雄各判14、13年。王昊姑姑:「我绝不和解,我也不提民事赔偿,因为你们赔不起,谁也赔不起这个孩子。」

坚持狠心的嫌犯必须得到教训,家属认为这样的判决结果太轻,为孩子争公道的司法途径还在继续,但老天又开了个大玩笑,昊昊过世,妈妈入监服刑,没多久又生下1个孩子,由于昊昊的母亲和父亲,当时还有婚姻关系,法律上这个孩子必须由昊昊的家人抚养,讽刺的是,孩子的父亲却是伤害昊昊的凶手。男童姑姑:「我真的没有办法抚养这个孩子,大家真的要同情我,我没有办法见到这个孩子,我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很可怜,可是我只要看到他,就会想到昊昊,我想会想到昊昊是被他的爸爸杀死的。」

再多眼泪,也唤不回昊昊早逝的生命,他的遭遇让许多人揪心,却也给了人启发和改变的力量,2岁多的人生没有白活,像是落入人间的小天使,昊昊促成立院三读通过儿少法修正条文,未来,儿童的父母或监护人因为吸毒案遭通缉、羁押或入监服刑的时候,检警或法院要主动查访毒犯家中是否有12岁以下的儿童,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形,有异状必须马上通知社会局,昊昊的故事不会是最后一起虐童案,孩子不能选择父母,只期盼能有更多长大的机会。

文章來源

npnt

喜歡?給個讚吧 :)
網友推薦